企業登錄
關注微信公衆號
下載APP

您是個人用戶,您可以認領企業號

對話吳聲:幫助創業者捕捉信號剔除雜音,在這個時代非常關鍵

燃財經 2019-08-09 10:32 發表評論

640.webp (2).jpg

文 | 孔明明

“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”,這是知名主持人馬東說過的一句話。

2019年8月4日,場景實驗室創始人吳聲在751D·PARK的79罐,舉辦了個人第三屆“新物種爆炸·吳聲商業方法發布”。從2017年開始,連續三年,吳聲三個小時的演講,每次都會成爲互聯網商業圈當日的焦點。

選擇忽視這場發布會並不容易。許多創業者來到了現場,甚至有人評論,“半個互聯網商業圈都在刷屏”;吳聲當天的演講實錄,在發布之後,閱讀量迅速漲到10萬+。

伴隨關注而來的還有爭議。“聽不懂”、“造概念”、“演講美學”諸如此類的吐槽相繼出現;“年輕商業”、“六大預測”……在這個唯恐落人一步的焦慮時代,這些詞像是一種引領,在演講中不斷迸出,也讓許多人覺得困惑:究竟是自己認知能力達不到,還是吳聲在故弄玄虛,只是爲了激發更多焦慮?

此前被攻擊的還有吳聲的好友羅振宇,得到App的創始人。因爲暴風集團馮鑫被帶走的新聞,羅振宇曾表示看好暴風的截圖被廣泛傳播,引起熱議。

吳聲的演講結束3天後,燃財經(ID:rancaijing)在751D·PARK的造物空間見到了他——這是一棟精致的三層小樓,裝修設計都是原創,代價不菲,只是爲了踐行吳聲所說的“知行合一”,要場景、要審美。

聊到網絡上這些質疑時,吳聲回擊:“有些人不說話,因爲他把愚蠢的話都藏在心裏,沉默總顯得大智若愚、高深莫測。不做事、不出錯,多講話、言多必失。我不怕打臉。”

吳聲是誰?

640.webp.jpg

他是《場景革命:重構人與商業的連接》《超級IP:互聯網新物種方法論》和《新物種爆炸:認知升級時代的新商業思維》三本書的作者,他提出的“場景”一詞,被許多創業者推崇,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曾說,“吳聲是我創業路上的馬克思”。

他還是許多創業者們的座上客。他曾被媒體報道爲中國互聯網布道者、中國互聯網“軍師”,也被人稱爲“造詞大師”、“概念大師”。除此之外,吳聲這個名字在公衆面前出現的頻率並不高。

吳聲是營銷出身,從2008年初始,他曆任凡客公關總監、V+負責人、凡客副總裁、京東副總裁,主導了在互聯網圈很多有影響力的營銷事件,打造一場發布盛會對他來說本不是難事。他創辦的場景實驗室依然還只是“小微企業”,創業三年,他自己最大的困境是尋找場景實驗室的商業模式。

這些議論,對吳聲來說,好像都只是小事。他依然每天7點半准時開始工作,“行永遠大于知。行是知的行,知也是行的知。每一個案例都是我和團隊實地考察過、研究過的,發布會PPT上的每一句話都力求經得住推敲。”吳聲說。

但無論如何,吳聲要開始准備賺錢了。在發布會上,吳聲宣布推出“2019新物種實驗計劃——關于年輕商業案例共建的進化工坊”,招收6位年輕商業進化者,每人1000萬。這是一個現在還沒人能預測結果的實驗,他們選擇對標的企業是美國著名創業孵化器YC。

吳聲相信時間,是一個“複利者”,要跟時間做朋友。對于吳聲的種種疑問,或許,我們現在只能先交給時間。

談發布會:“預測准確還是不准確,我其實不care”

燃財經:演講三個小時後,感覺怎麽樣?

吳聲:挺累的,嗓子到現在都沒好。

燃財經:壓力很大是嗎?

吳聲:我壓力大到什麽程度?當時口腔潰瘍全面發作,四五個瘡口,感冒沒好,嗓子也疼,當天早上還腹瀉拉肚子。同事們開玩笑,說我是緊張綜合症。發布會內容我們叠代了八九版,因爲我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。

燃財經:對于“半個互聯網商業圈都在刷屏”的評價,你自己個人的感受是什麽?

吳聲:我把它定位爲一年一度向師長親朋,報告下我們對商業的思考方法和新趨勢,不揣冒昧,不怕打臉。IDG資本合夥人李骁軍在發布會結束以後講的一句話,我特別認同,他說並不是每個人來都必須得到什麽,而在于有沒有一句話對你有啓發,有沒有一個詞讓你有收獲。而不是必須要學到10個或20個知識點。

這種評論我覺得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始終跟創業者能保持真正的換位思考,真正有同理心。我認爲今天創業者到了需要擺脫叢林法則,去重新理解和世界、時代關系的時候。

燃財經:你希望這些預測能夠達到什麽效果?

吳聲:2017年,我的第一個預測就是錯的,當時我預測膠囊公寓將要顛覆airbnb。但當時我還有一個預測,叫小程序電商爆發,今天來看,它依舊不落後,只是有很多變化。預測准確還是不准確?我其實不care。重要的是你的確真刀真槍、實實在在的講了出來,這是你真正的思考。假如我能做到一語驚醒夢中人,基本目的就達到了。

燃財經:開場爲什麽要用兩個吳聲對話的形式去呈現?

吳聲:因爲我想說,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嶄新時代,在這樣的時代裏,新的秩序和新的規則還沒有形成。黑客帝國是我整體的邏輯,從身份確認這個角度,它比盜夢空間的套嵌更深刻。包括爲什麽我用科幻片的素材做倒計時海報和開場視頻,爲什麽要用虛擬人,都是這個邏輯。

燃財經:當天有多少人在現場?買票的比例大概是多少?

吳聲:來了一千人左右。買票的比例應該是40%。我們其實沒掙到多少錢,但如果你不付費,就不尊重這個內容,我們用這個來篩選人。有人說你別會銷了,但我其實不缺客戶,而是想發出一個重要信號:我們公司有自己的組織使命,要幫助中國成就一些卓越的新物種公司,深度、長期的陪伴,耐心、紮紮實實地做。

談表達:“沉默總顯得大智若愚和高深莫測”

燃財經:有人說在發布會上,你們引用的數據是自己投資的公司,不夠權威?

吳聲:這些公司都是有公信力的。有人跟我們關系好,是我們的合作夥伴,我當然能提就提,有的我提不了,也沒辦法。我對我講的每一句話,都是負責的。

做吃瓜群衆多容易,這不是有沒有勇氣和膽量的問題,有些人自己沒有這樣的認知和思考,也不願意承擔表達帶來的影響。有些人不說話,因爲他把那些愚蠢的話都埋藏在心裏,沉默總顯得非常大智若愚和高深莫測。不做事、不出錯,多做事、多出錯,言多必失。

我不是爲那些噴子准備的,也不是爲那些所謂評論家准備的,而是爲那些創業者、創新家們准備的。我把我一年的勤奮、團隊研究成果、産品實驗室的積累、方法論的提煉,總結出來向大家報告,你要說什麽啓發都沒有,那我也沒辦法。我的能力只能到這一步。

640.webp (1).jpg

燃財經:反正打臉是常態,對吧?

吳聲:當然。但換個角度,我們關注的是邏輯,我們討論的是做信號的燈塔,我說要幫助創業者去捕捉信號、分辨是不是信號、剔除不必要的雜音。在這個時代,這是非常關鍵的。

燃財經:如何看待對你的負面評價?

吳聲:沒人攻擊你才要反省,說明這個事沒成。假如小米沒有人攻擊,米粉就不存在,因爲米粉跟米黑是硬幣兩面,這是基本的辯證法。何況,看不慣的人比我想的要少得多。

我非常清楚我在講給誰聽。我不是要成爲IP、做公衆明星。我沒空往回看,就是朝前跑。創業者本身就很快,我只有跑得夠快,才能看到多一點。勤勉和勤奮是我們團隊的宿命,也是我個人的宿命。

燃財經:爲什麽現場不翻譯成比較容易懂的話講出去?

吳聲:還是那句話,我不服務普通的小白,我的受衆我自己特別清楚和明白。我必須要用高度提煉、甚至極端的表達,去紮進CEO的心,我們只能影響那些最有企圖心,對理解和認知最有迫切性的少數人。你能討好誰?你討好,就啥都討不了好,你周全,就一定周而不全。

燃財經:你的表達和羅振宇、吳曉波的區別是什麽?

吳聲:大家都是表達者,他們是我的師友。我跟他們不同的地方在于,我對于一線具體的東西,更加敏感和感同身受。

談認知:“聰明在這個時代沒那麽重要”

燃財經:能否講一下你個人這幾年,對公司整個商業模式的一些思考和變化。

吳聲:其實沒什麽變化。我們一直在做投資和孵化,之前我們的確服務的各類型公司都有,但我們現在要專注在成功概率更高的公司。這樣我們服務的效率會提高,和我們的方法論及賦能能力能形成更好的匹配。

燃財經:本質上你做的是認知生意。

吳聲:其中的關鍵在于,可量化的認知在今天,很多人不以爲然。很多人張口就是“智商稅收割”,說實在的,我沒有做任何知識付費産品、沒有小密圈、沒有到處培訓授課——今年我把培訓改成了跟外部的IP授權,把自己的商業模式做了很重要的精簡和聚焦。

燃財經:你們的方法論具體是什麽?

吳聲:從場景革命到超級IP,再到新物種爆炸,這三本書相對來講是具象和靜態的,但整個的實際觀察和提煉是動態的,我們自己每天都要複盤和思考。

燃財經:有沒有洞察力的區別在哪?是智商、思考邏輯、還是認知?

吳聲:我不相信聰明,我相信勤能補拙,但我更相信有方法的勤能補拙。

燃財經:你思考問題的底層邏輯是什麽?

吳聲:底層的邏輯就是你看到的場景,我始終是運用場景的方法在觀察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know how和切入的姿勢、能力。我對場景方法本身叠代的很快。

燃財經:如何判斷這個方法論就是一個傑出的方法論?

吳聲:所以要交叉驗證,勤奮一點,就有了一點優勢。比如說出差住一個酒店,你可能覺得酒店見見人得了,但我會把人約在要考察的地方,如果每次都這麽做,我得到的信息量可能要乘以三。

燃財經:覺得自己是一個聰明人嗎?

吳聲:肯定不會不聰明,但聰明在這個時代沒那麽重要。我對big idea沒什麽興趣,我現在越來越相信你投入、下功夫,認真去做事情,比什麽都重要。

燃財經:你覺得行大于知還是知大于行?

吳聲:肯定是行大于知,我從來不認爲知道就有多麽了不起,坐而論道都是扯淡的事情。但這個行是知的行,知也是行的知。我不怕打臉,反正每個案例都是我和團隊實地考察、研究過的。

燃財經:你覺得能夠成爲偉大企業的商業領袖,他們身上應該有哪些特質?

吳聲:我的感覺可能不一定准確。第一要有足夠的認知進化能力,能不斷自我突破、認知進化。這是一個基礎要求,否則沒有資格玩;第二,要不斷回到自己的原則,同時堅定、堅持、韌性;第三,我個人覺得,今天的創始人都是多線程、複合式,以前我們講一招鮮吃遍天,但現在不是了。

燃財經:但這個邏輯就是叢林法則。

吳聲:所以第二點是核心,你要理解什麽是你堅持的價值觀,什麽是你的使命,你的爲與不爲就會特別明確。當你被分散精力,不僅跑得慢,而且跑得偏。

談個人成長:“這個人是俠,自然有人看不慣”

燃財經:你更喜歡哪一個詞在自己身上定義,比如連接者、布道者、或是創業者。

吳聲:布道者應該還是我自己的非常底層的想法。我覺得我是一個以助力爲特征的創業者,始終是有價值,也創造價值,自然會得到應有的匹配和回報。所以我也很現實,我就是做小手藝生意,並不複雜。

燃財經:爲什麽會有那麽多大佬爲你站台?

吳聲:現場許多嘉賓都比我厲害,但如果要說爲人,講實話,我可能比較俠義。有一個人講,他說在吳聲身上我看到了一個字叫“俠”。這個人是一個俠,自然就有人看得慣,有人看不慣。

燃財經:但俠義跟做生意在有些時候是沖突的。

吳聲:這點我始終擺脫不了,我們團隊也在有效管理我。我每天時間排的很滿,但是只要找我,我基本上都回,哪怕是微信語音。這是我天生的性情。

燃財經:你這個性情從什麽時候開始的?

吳聲:一直是這樣。我曾是金庸愛好者,參加過很多金庸的研討會。我喜歡分享,有些實話未必能公開的,但不講實話,我做不到,因此吃了很多虧。但現在看來,吃虧是福。

燃財經:對你個人來說,成長最快速的時期是哪個時期?

吳聲:我覺得還是創業本身所帶來的挑戰。創業壓力很大,要系統性思考很多東西,它會讓你不得不有很多進步。

燃財經:你剛離開京東時對自己的認知是你之所以受關注,是因爲你在行業裏所處的位置,現在對你自己的認知會發生一個比較大的變化嗎?

吳聲:我覺得沒有變化,我很尊重我現在做的這個事情本身。我知道我要對誰去負責,知道想講給誰聽,特別明白自己在做什麽,一點都不複雜。

燃財經:您最喜歡的幾本書是什麽?現在讀書頻率還是很高嗎?

吳聲:現在一個月平均也就是四五本。我一般都讀大部頭,一般人可能看不下去。我看的書很雜,像創業者,我經常會推薦他們看《黑客與畫家》。我覺得單一的某一本書不重要。

燃財經:比較符合自己思考底層邏輯的一本書?

吳聲:凱文凱利的《必然》跟我的思考架構體系比較像,雖然他在中國有點微商化。我每天都要看書。創業後,我看書的領域有很大不同,增加了很多設計、藝術、建築類的書籍。這其實是一種複合性的知識融通,要有想象力。這點特別重要。

燃財經:你在《新物種爆炸》這本書裏提到人的進化是商業發生變化的底層邏輯,你對人類的進化有那麽大信心嗎?

吳聲:我非常樂觀。我相信AI會有這種辨明善惡的能力,我相信一個自進化的時代,一個新的人機協同、人數進化的時代,是不可逆、不可阻擋的。
聲明:該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。
喜歡這篇
評論一下 (1)
評論
登錄後發表評論
楓隨葉緣
楓隨葉緣說:
注冊公司 www.sz12580.cn 優惠券 www.wyljw.com 代理記賬 www.58swy.com 深圳钣金加工www.khjxsb.cn 汕尾房産www.51jiey.com
0
0
發表

客服咨詢

關注微信公衆號

下載APP